你说什么大声点我没听见

想养二哈的傻小孩

九重天系列第三篇

我们村里人:

·写在最前面的写手有话说:

这篇这是九重天系列的第三篇,也是最后一篇存稿。感觉自己以后的日子有点艰难@( ̄- ̄)@。写作对于我来说确实是一项非常即兴的活动,我也很少返回去修稿,所以虫什么的还是会有一两个。这一篇算个例外,不仅返修而且加了预告彩蛋,感觉自己挺伟大的。




↓↓↓↓↓↓↓↓以下正文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


     ·此篇名为生贺,但根据以往经验来看…没什么太大关系。

    ·新人物

      牙豚@少女槑

      蛊雕@中白菌




·楔子

“九婴大人。”通道两旁架子上的三青鸟以额触地,不敢抬头。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不像其他大妖经过还有客套的寒暄,九婴不发一言地走过。引得两侧的三青更加惶恐。

昏暗的走廊全凭夜明珠熹微的光亮方可看清脚下,然而九婴的沉默使气氛更加凝重。

许久没有声响,一只三青由于姿势太过僵硬,无法维持跪姿,径直向着身边倒下去。

于是瞬间,列队的三青便一个挨一个地倒了大半。

“九婴大人?”

哪里还有九婴的影子。




·序

这个传说,是很多年前,我跑去沦水捉蛟补修为的时候,听另一边叽叽喳喳的三青们说的。

彼时的我还不是妖君,不过是个继承了好的血统的妖罢了。沦水里的蛟力气不小,只捉了两三头我就累得动弹不得,摊到一旁的帝女桑上纳凉去了。

当然后来,离朱说我那不是累的,就是懒。

那几只三青声情并茂地说着,九婴长着三尺的獠牙三丈的翅膀,冷酷桀骛不近人情,看见不顺眼的小妖就会吃掉。

声情并茂。

我一边听一边甩着身上的水,从此决定看到九婴一定保持距离。

很多年后当我真正看到九婴,了解了事情的始末,才明白那几只上界的三青为何要到八荒的宣山上嚼舌根。




·始

“蛊雕!给我滚出来!”

尚未来到门口,九婴一身的怒气便直直冲开了房门。将屋内的两妖惊醒。

“食肆开饭了?”第一个开口的居然不是蛊雕。

九婴一掌扇开还在揉眼睛的牙豚,化回真身,用利爪卡【qiǎ】住蛊雕的脖子,“我的修习手册呢?”

“牙豚,把昨天那沓竹简拿来给她挑。”蛊雕丝毫不见紧张,反而扭动身子伸了个懒腰。

由于那殃及池鱼的一掌而翻滚到了房间一角的牙豚叹气,老老实实地把从那里把竹简扛过来,放到了九婴脚边,“那个,九婴,你先换回人身吧,我们的屋顶快要漏了。”

“牙豚你还真不嫌沉,画个咒把竹简移过来不就得了。”蛊雕趁着九婴分神去看屋顶,一边调侃牙豚,一边试图脱身。

“别乱动!”九婴的爪子更加逼近蛊雕,甚至嘴里的尖牙也藏不住了。

“你总得先去找你的手册吧。”

“我昨天就找过了。里面没有我的。仅仅是没、有、我、的。”

“我去帮你找回来就是了。你想继续压着我也行,但是你能不能把翅膀收一收?今天房顶漏了我可去你那屋睡啊。”

“那个,蛊雕啊,九婴是女孩子,你和她说话的时候,能不能不要,那个,那么贫啊?”牙豚坐在远处还没被九婴毁掉的柳木椅子上,为兄弟两肋插刀,“何况弄丢了她的东西,原本就是你的不对。”

“我从来没觉得…”

“我现在要回去吃饭了,”九婴突然收起爪子,打断蛊雕,“如果我吃完还没有看到我的修习手册,那只好去城外打一架了…不过屋顶你自己补。”

牙豚从远处看去,九婴虽然恢复了人身,腿上的鳞片却没有褪去,于是决定沉默是金。




·再

“为什么你们都有亲友可以介绍。”九婴百无聊赖地躺着,“我也要把亲友拉进来。”

“好啊人多热闹,都来吧。不过我得去问问秋裤。”

“…还是叫山獩吧,秋裤听着,奇怪。”獙獙劈手抢过鬿雀手里的点心,“你也不怕他出来打你。”

九婴也反手抢了鬿雀的点心,顺便补刀,“才不会,秋裤从来懒得理她。九重天的初衷,其实是秋裤用来分散鬿雀注意力的。”

“怕她打扰自己闭关么。”

九婴咬着点心猛点头。

边上鬿雀脸上的表情…似乎颇为悲愤,窝到旁边的角落里难过去了。

“九婴你还没说你的亲友叫什么呐。”刚从房间里出来的离朱顺着鬿雀的毛,边安慰边问。

“他叫牙豚,是…”

“诶牙豚,是猪嘛!”婴洳转着圈地打断了九婴。

“你才是猪喔。他很早很早的时候和我一起修习,很厉害。”

“慢着…你是说牙豚?快带他来啊!我这盆含羞草好几天了一丢都没长。”鬿雀猛地反应过来不久前谈起经卷的,提到上古灵兽时,獙獙随口问道,那个传说中能五谷丰登的当康?

四海八荒,谁不知当康?

“古之时有兽当康,猪首鹿身,生有獠牙。

自天柱断绝,落于八荒,而其力不减,所至之处,可使枯木生根,断枝萌芽。

是为瑞兽,祈丰年。自名牙豚,此后世无当康。”

“换言之,当康从上界坠入八荒,唯二的变化就是将名讳改为牙豚,换纲目为妖,身负之力丝毫未减。要知道,即便是九婴,也不若往昔之盛。”

“讲就讲…獙獙你抖什么。”

“我有点,冷。”离朱那时还不深知獙獙的底细,便信了她的借口。

“你这是哪里来的介绍?为什么我的经卷里面没有?”鬿雀把手中的竹简抖落的哗哗响,翻来覆去,“莫不是经卷还有盗版?”

离朱听得心疼,急忙从鬿雀手中夺下经卷,“你小心点。獙獙早年四处游历,大部分故事都是听来的,你怎么可能在书上找到。”

“…为什么她不需要早期的修习!”

“据她当年的同僚讲,她几乎不去修习,逃得老师都快忘记她长什么样子。”

鬿雀有些不可置信地打量着獙獙,然后发现——她这么一副懒散的样子一定可以干得出来——“所以你认识当康!”

“听说而已,毫无交集。你还是等九婴带他来吧。”

“那我的含羞草什么时候才能长好啊…”




·终

“那个…你好,我是牙豚。”

“獙獙。”面前来了个快要戳了房顶的家伙,獙獙却连头也不抬,“你去那边,不要挡光。”

九婴伸手就拖着牙豚去见下一个人,“不要打扰獙獙喔,你看这边这个,她是…”

“牙豚是么!我是离朱(๑•̀ㅂ•́)و✧。”

“呃…你好。”牙豚看起来有些适应不了九重天的环境,反应相当迟钝。

鬿雀却管不了这么多,直接把牙豚拉过来,举过手中的花盆,“快!快摸一下我的含羞草就可以起死回生了!”

牙豚看了看那价值不菲的花盆和花苗,推推眼前琉璃镜,“那个,呃,你种反了。这一棵不能要了。”

“哈-哈-哈鬿雀你怎么这么蠢!”婴洳拽住牙豚,“你怎么长得这么壮!是不是吃得太多!是不是!”

九婴拍开婴洳的手,“蠢蠢你不要闹,快去那边玩。”

离朱扯过獙獙的袖子,“他现在是不是和你一起修习?”

“谁?”

“牙豚啊还能有谁。诶你倒是抬头看他一眼。”

“好吧好吧你先放手,这件袍子做工仔细着呢,禁不起你折腾。”獙獙从离朱的手中抽走袖口,“喂,当康,好久不见。”

“那个,我已经不叫这个名字了,”牙豚转过身,突然大惊,“你怎么知道我是当康的…”

“我不仅知道你是当康,还知道你从前和蛊雕当年被捧得不成样子。如今还和你在同一屋檐下,接受同样的课程。”獙獙慢条斯理地说着,慢条斯理地甩袖抖手,摆了个拱手的姿势,却并不躬身作揖,“请多指教。”

“啊那个…你是那个…”牙豚恍然大悟,“可我记得你不叫獙獙啊?”

“我就是獙獙,其他名字,随便叫的而已。”

“哦…”

“獙獙就是这样,对生人没什么好脸色,不用在意。”鬿雀在一旁把已经没有任何生气的含羞草挖掉,然后掏出一包花苗,“牙豚,我要怎么种?”

牙豚似乎有些吃惊过了头,许久才问,“你怎么会有这么多…这个品种相当名贵。还有,那个,呃,你叫什么啊?”

“没有介绍过么?我是鬿雀。这个很贵么?”鬿雀抖了抖手上的袋子,“我看它长得挺丑的。”

牙豚颇为心痛地从她手里接下袋子,“要很多年才能长出一棵的,那个,你还是不要乱动了。”

“我劝你…还是让她自己折腾去吧。”獙獙斜倚在离朱身上,“或者,花拿走你自己养。”

牙豚愣住,“可这不是我的花啊…那个,不太好吧。”

“那我不管,”獙獙捋捋头发,“我不想每天早上睁开眼就浸在泥土的芳香里,感觉自己刚被挖出来一样。”

“好了好了,不如牙豚就住下来,正好可以打理一下鬿雀的花房。”离朱见牙豚被说得接不上话,忙过来打个圆场。

随后又在后面戳着獙獙,“你干嘛对人家那么凶。”

“我有么?凶的话,应该把爪子露出来吓唬他才对。”獙獙打着哈欠,“何况他是见过九婴真身的,还会怕我么。”

“喂,你对九婴的了解,有误区吧?”

“也许吧,反正都是道听途说,有假的不足为奇。”

离朱一把拉住要回房的獙獙,“不如直接去找九婴问清楚。”

“大晚上的你也不怕她动了脾气把河水引得淹到第九重天。”

虽然这么说着,獙獙还是跟着离朱,走向九婴的房间。

到底她心里还是想看九婴真实的样子。




·尾

那一天的后续委实…充实得很。

九婴虽然对我们的来意表示费解,但还是变成了真身供我们…膜拜。

真真是天都黑了半截。

而开始气势昂扬的离朱,居然在那一瞬间,缩到了我身后。

那一夜最后变成了我们仨的长谈。

离朱如愿见到了九婴真身。

我终于弄懂了那个传说的真相。彼时的九婴因为被人弄丢了修习手册而怒发冲冠,根本没有发现身边还有两排行跪礼的三青。

不过也因此和牙豚与蛊雕相熟。九婴说,算得上交到了奇怪的朋友。

当然这个的夜晚的难忘并不在此,由于我和离朱的疏忽大意,九婴也没有考虑到方方面面,所以…变回真身的九婴把第九重天大概一半的房间都毁了。

始作俑者的我们只好和无辜的大家一起,在夏夜的微风中,数着蚊子度过这美妙的一晚。

山獩既然默许了牙豚的存在,那么他便是新成员了。我在期待今后的生活会变得美好。




·续

“嘿嘿嘿所以之前提起来九婴你抖的那一下是被吓到了!”离朱突然坐起来扭过头问我。

“是啊是啊”我伸个懒腰,“你小的时候难道不会被这种话吓到?就像什么…初几的子夜会有魍魉捉走修为尚浅的小妖作补品这种话。”

“…所以开始你不想进九重天,甚至进来了也不顶层来?”

“一方面吧。我委实不习惯与生人太过接近。”

“不过你还是住进来了。”




·本篇是槑的生贺然而拖了三周还多,感觉自己拖稿的功力愈加深厚(๑•̀ㅂ•́)و✧给自己赞个。

·最后这部分是关于离朱的。算是个…小预告@( ̄- ̄)@。



评论

热度(4)

  1. 你说什么大声点我没听见九重天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