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说什么大声点我没听见

想养二哈的傻小孩

九重天系列第四篇

九重天:

·写在最前面的写手有话说:

  大家好,我是科普翠。

  我和昵称粥的故事起源于一瓶黑灯瞎火中已经开了瓶的巧克力奶。唔有时候越是关系近的人我拖得时间越长,怕自己写的不对,也怕达不到她们的期许。也有可能是写得多了,会担心文笔大不如前。所以拖了很久。写一篇文有很多地方和初稿都是不同的,改的次数比上一次多,但总是觉得还不够。不过…最终也就是这样了。还望不嫌弃。




↓↓↓↓↓↓↓以下是正文↓↓↓↓↓↓↓




·这一次不是生贺,是在某人某天的强烈抱怨下,我决定起笔了。没有新人物,所以就不写人设了。




·楔子

…好吵。

“大家都不认识,还要找人演讲。鬼才愿意去。”

“反正我不去哦。”

一边的两个人一直在说,我开始理解为什么这上届的仙四海的兽八荒的妖乃至冥界的魍魉,大多都不太看得上凡界的人。

话太多,又沉不住气,明明事不关己却叽叽喳喳个不停。

“要不,我试一试吧。”

我抬起头想要看清声音的源头,却只有一个极其婀娜的身影晃了上去,体态不似常人。

事情有趣起来了,我倒以为这里不会再有八荒的妖。不过这一位似乎被人类同化得七七八八,我…不大想理她。

这之后…

“我叫离朱,以后请多关照啊。”

居然和她分到同一个屋檐下,我始料未及,甚至还没有编好一个新的名字。匆匆点个头做回应,之后不再说话。

说起来,那个时候,她大概觉得我不正常。




·始

“獙獙,帮我拿一下包。”

“獙獙,我的修习手册找不到了。”

“獙獙,我想吃那边那家。”

“獙獙…”

认识不过一周,离朱在使唤我这件事情上便已经得心应手了。不得不说,同样在八荒混了几千年,本妖君还是略胜她一筹的。

起码我不会转身就忘记自己的东西放在了哪。

“獙獙,你又在想什么?”离朱不喜欢我过多的沉思,她觉得我低下头来想什么的时候,仿佛随时都会跳起来打架。

我这么随和的人,怎么可能。

我摇头,“没想什么,走吧。”

“可是獙獙,这一节课我不想去。”离朱放下手中的泠石,嘤嘤地说道。

我有些头疼。离朱什么时候染了这么个毛病。我这修习分数败得只剩个零头的都开始认真修习了。

原本想假意推说几句,没想到那头突然来了两个人,看起来就很烦的样子。

我拉起离朱闪身进了一个角落,“这群人类好烦。”

“每天都要打交道,忍一忍咯。”

“今天去哪里?”

“我还没想好,去外面边走边看吧。”

“…这么大的太阳,你心还真是宽呐。”离朱很多时候都是这样考虑不周,然后把自己弄得狼狈不堪。

离朱撇着嘴,一脸不服地看着我,“那你说,怎么办啊。”

“你不是说稀罕我那件袍子的做工,我带你去见见裁缝?”

“我们今天是要逃课啊逃课!”离朱并不采纳我的建议,“怎么也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吧。”

“那给你十分钟,快点想去哪。”

我倚着墙闭目。

选择题对离朱来说是个坎。上次她要出去,我陪着她在树上站了两三个时辰,她也没想出个所以。然后…天黑了。

本以为可以好好休息一下,离朱却伸手戳了戳我,“獙獙,你刚刚说的,是哪一件袍子啊?”

“红色的那一件。”

“你除了红色还有别的颜色的袍子么!说具体的!”

“金线暗纹收袖单件的那个。”

“不如我们去见裁缝吧!我也想要一件!”

…………我怎么那么想和她打一架。




·再

“裁缝住的好远啊…”离朱躺在云上百无聊赖地打着滚。

“还得一阵子,我们要去北海。”我递给离朱一兜果脯。

“北海?!”离朱腾地坐起身,“那不是仙君玄武的地方?我们去哪里干嘛?”

“你不是要见裁缝?”我伸个懒腰,“那绣娘是玄武御用的。”

“……这你也敢使唤?”离朱的不可置信的表情让她看起来有点…蠢。

“使唤个鬼,你以为那袍子是白给做的。该给的报酬,该自己带的布料,一样都少不得。”

“可玄武的绣娘,怎么会给你做衣裳?”

“我和玄武…算是有些交情吧。我去麻烦他的绣娘,他一般都睁一眼闭一眼。”

“诶…那么好…”

其实北海并没有太远,我和离朱不过随便聊了几句,我已看到了北海的边界。

“到了,下来吧。”

“我们就这么去?不用带点东西拜谒一下?”离朱纠结了一路自己空手而来这件事。

我拉着离朱走进旁边的小径,精确地避开巡逻的守卫,“直接去说的话,玄武一定会一脸的不答应。所以我都是…先斩后奏。”

“…真不知道你这胆子是哪来的。”离朱无奈道。

我和离朱一前一后从小径摸到后院墙,直接翻墙进了小院。

“绣娘!那狐狸又来了!”还没落地我就听那小学童跑进里屋。

离朱见状忧心地拉住我,“我们不会被赶出去吧?擅闯镇海兽的府邸可不是小罪名,”

毕竟是头一次带人来,这样的待遇…我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“赶出去不至于,一会进去,你打个招呼就先别说话就是了。”

不待离朱的为什么问出口,我就拉着她进了门。

“绣娘,好久不见。”

“三十万金一件衣裳,布料针线自备,少一个子儿都免谈。”

“人家都是店大欺客,你这方寸间转不开身的地方,也要黑我一笔?”

“我这地方确实不大,妖君还是请回。”

“本妖君不远万里,绣娘忍心我空手而归?”

“这有何不忍,少做件衣裳,我能多歇片刻。”

“倘若这次的报酬,是九天玄女图,你待如何?”

“…当真?”

“这事上我几时诓骗过你。”

绣娘恨恨地剜我一眼,“过来说样子吧。”

“不,这次我给我做,给她。”我把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离朱推了过去。

离朱由于还陷在震惊,被我推了个趔趄。不过很快就调整好自己,大大方方地同绣娘问好。

绣娘的又飞来几把眼刀,我作个揖,坦然受下。

离朱与绣娘聊了几句,两人就去了里屋。

我估摸依着离朱的性子,且得有一阵才能选出来,便在门边的美人榻上躺下来,随手从桌上拿本书,翻看绣娘设计的新样子。

想想也是有趣,我与离朱相识不过月余,原本还想着,离她越远越好。现在老底却都快被她翻遍了。

“獙獙獙獙獙獙!”离朱蹦蹦哒哒地跑到我面前,“绣娘说要自备布料。”

“………嗯,事起仓促,我没带。”

不出意外,离朱一脸不甘就此离开。

“既然如此,二位就先请回吧。”绣娘强行送客。

“你就不能从玄武的那摞料子里给随便扯点?”

“…仙君的料子都是有数的。”绣娘为难,“而且都是来自上界,你凑不回来。”

“绣娘,你不觉得玄武即便是一天八开箱,也解决不了那摞布料么?”我挑眉,“何况他每月都有新布样。”

绣娘看着我,“獙獙,讲歪理是没用的。”

“所以还要绣娘多担待啊。”我作揖,“有劳。”

一直到走出北海的边界,离朱都没明白绣娘为何就突然应下了,“她还真为了一张九天玄女图?”

“不全是。”我提醒着离朱绕开脚下的老龟,“绣娘历来刀子嘴,每次都有这么一出。”

“…你们的相处方式还真真奇特。”

“半月之内,三十万金要分文不差地送到绣娘手中,记得,不要走正门。”

“为什么不走正门?”

“如果四海八荒都知道了玄武的御用绣娘可以接私活,估计我就得在北海海底孤独终老了。”

“……”离朱大概是…无话可说了吧。




·终

“獙獙,带你去见我的亲友团吧。”离朱回过身一脸期待。

“…好。”我不好驳她,只得点头。

当夜离朱便拉着我进入九重天

我选在第五重天一个视野尚佳的房间住了进去,每天都能看到第九重天上离朱和其他大妖玩得毫无形象。

我还在其中发现了婴洳。

偶尔在离朱的带领下我会和她一起去第九重天串门,然后感慨鬿雀的精力充沛。那时的鬿雀还陷在一个说不上大的麻烦里,我…敬而远之。

离朱时常提议要我搬去第九重天,我思虑良久,还是搪塞了过去。

临到假期,离朱喊着我,“獙獙,过几天我们去找鬿雀玩吧!”

“你确定?很麻烦。”

但我最终和离朱一同去找鬿雀。

不过意外是离朱被拒之门外,反倒是无心插柳的我和鬿雀同游。

由此我对鬿雀有了不小的改观。

在离朱又一次来问要不要搬去第九重天的时候,我动了心。再后来赶上山獩的诞辰,我终于真正融入九重天。

到那时,由于修习的妖力属性不同,离朱和我已经打破了分不开的魔咒,分道扬镳几近半年。

很早的时候我就考虑过这个问题,毕竟选择不同,总有一段会分开。

我和离朱都从未表现出什么难舍难分的情结,毕竟是走几步就能见面。

只是再不能像从前那样抬手就能拉她回头来看我的新创意,而已。

两个月的大假里,天气燥热,我乏善可陈。偶尔约着离朱出来,也不过匆匆几个时辰。

调侃,揶揄,斗法,依旧是日常的流程,一样都不会少。

对于我,最大的变化是同第九重天上的各位,愈加熟络。

始料未及。




·尾

新修习开始的前一晚,我心顿生凄怆,趁着夜色对离朱说了一段又一段乱糟糟的话。转天离朱激动得不得了,却并未理解我前夜的分毫哀伤。

我亦当是前夜半梦半醒说胡话,不再提。

这是我所经历的第二次大分别,然而我所离别的,仅离朱一人而已。




·本文…历时半个多月终于生出来了。期间被昵称粥嘲笑了很多次,很多很多次。



评论

热度(2)

  1. 你说什么大声点我没听见九重天 转载了此文字